广州人,写紧嘢,学紧嘢。
惗住睇下大啲嘅世界。

柒弦琴,有心弹。

【叶黄】该配合你演出的我 (A)

【Summary】

@碧桃 《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电影之夜》叶黄番外篇,欢乐有毒向。又名玩坏老薛【x

一个老叶来会情人却一不小心被拉进黑剧组的故事。

*独篇变伪连,假装勤奋并且催促自己往下写哈哈哈。

*微王喻

 

正文:点击进入蓝雨电影院

全文:(A) (B) (C) (D) (E)


 ————


【A】

“简单点,搞事的方式简单点。” ——叶修



1.

到达广州的时候是清晨。


叶修在进机场地铁站之前开了手机。


2个小时,15个未接来电,同一个人。


联系人:“你剑圣大大”。


这手机是黄少天送的。


寄到的时候,里面就只存了这个名字这个号码。叶修当时看着联系人名哭笑不得,但是直到今天也懒得改回去。


他好像早就习惯了对方这种把手机当召唤器的行为,只无奈地摇了摇头,按下了回拨。



2.

铃声响起不到一秒钟,对方就接了起来。


“喂,老叶,能打电话就是下机了吧?我两个小时,就等着你回个电话你知道吗?”


“猴急成这样,没见几个月,这么空虚寂寞冷啊?”


“呸呸呸!空虚寂寞冷那是你好吗?我是真有急事!你现在在哪呢?”


“刚准备进地铁站,怎么了?”


“老实站着别动!原地等着啊。”


“……”



3.


没一会黄少天就呼哧呼哧喘着气冲下来和他会合了。


“什么大事啊这是。”叶修给他递了张纸巾,忍不住笑道,“劳动您老大驾来接机?”


“没什么。”对方在脸上胡乱抹了两把,就急急忙忙地拽着他进站,“也就是——其实就是……就是……”


结果,“就是”了半天到底没有“就是”出个所以然来。


黄少天居然也会陷入了这种无力组织语言欲言又止的状态!


叶修觉得真是不可思议。


“别急,怎么个事?”


“就是……就是……”


黄少天的声音小到听不见:“……他们想让我和你拍个视频。”


“……啊?”



4.

“你有没有搞错啊,这时候还假装听不见?整人不是这么整的啊,我真不想说第二次!”


叶修心说我冤啊,这次真不是假装,是没听清楚。


“你大声点儿,又不是卖蓝雨情报来了,鬼鬼祟祟的像什么样。”


黄少天怨气满满地在他耳边又重复了一遍。


听清楚之后叶修噗地笑出了声:“视频?哪种视频?事先说明啊,爱情动作片哥可没兴趣。”


“谁要和你拍爱情动作片!”


列车的门刚好打开,黄少天一把把他推进了地铁。



5.


虽说早班地铁人还不算多,两人还是把自己塞进了最隐蔽的角落,坐下后才接起刚才的话题。


“到底怎么情况,蓝雨又密谋什么活动了?”


“我去你小声一点啊!待会要是暴露了,咱俩就一块儿给广州地铁做免费广告了。”


“好好好,悄悄跟我说,怎么回事儿?”叶修把黄少天拉得足够近,准备聆听他的长篇大论。


果然黄少天向来是无惧于解释来龙去脉的。


等整个故事的起承转合都过完场之后,他们已经在换乘的另一条线路上坐了两个站了。


当黄少天批判完所有胜利者集体利用最新出台的惩罚机制来坑害他的丑恶行径之后,两人已经瘫在黄少天家的沙发上了。



6.


“你们蓝雨是越来越会玩了。”


听说黄少天猜凶手百猜百错的光荣事迹之后叶修礼貌性地鼓了下掌。


“我说,你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现在咱俩是同一条船上的蚂蚁,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到时候出丑连你一份的。”


“别乱扣帽子啊,我还没答应帮忙呢。”


黄少天当时就愣了。


他怎么把这人的尿性给忘了呢?



7.

“叶修你太不厚道了吧?我狠话都放光了毒誓都立完了,你这样,我在蓝雨有何颜面有何立足之地!以后我怎么混?”


“别怕,兴欣大门永远向你敞开。”叶修郑重其事地拍了拍他的肩。


“去去去,别挑拨离间!这忙你是帮还是不帮了?”


“帮当然是得帮。”


黄少天觉得自己被希望的光芒笼罩了。


叶修存了心逗他,施施然地撮了口烟,顿了一会后凑过来问:


“哎,有片酬没有?”


对方的眼神登时充满了“震惊”“心痛”以及“我点解会钟意啲咁嘅人”(注)的愤怒。



8.


“这你还要片酬啊?来来来咱们清算一下那年帮你打埋骨之地的出场费,十万起步上不封顶!”


“不是给你根火腿肠了吗?包夜宵还不够意思啊。”


“你那也好意思叫夜宵!”黄少天气得抓起靠枕就要行凶。


“冷静冷静!可以商量的。”


叶修赶紧跳起来,把他按回沙发上。


然后就把烟摁了,经过了一番貌似很努力的思考和权衡之后,终于开口:“……咱俩都这关系了,给你打个五折,怎么样?最近兴欣正好缺点儿材料。”


黄少天瞪大眼睛看着他,手中靠枕蓄势待发。


“不给材料,也可以考虑肉偿。”


靠枕发出!正中目标!



9.


黄少天紧接着扑上来就要揍他。


“想得美啊你,还肉偿?我要是你那张老脸,我就得天天为你抛弃我而悲愤交加,枉我还想着带你来广州吃顿好的!”


“我来这儿也不是为了吃顿好的啊。”


“你什么意思?!”


“来看我男朋友,不行啊?”


叶修微笑,抬头看着他小男友气急败坏的表情瞬间凝固。



10.


“……算你狠!”黄少天耳根一热,别别扭扭地从他身上下来。


“亏你还记得我是你男朋友?叫你帮个忙还推三推四的,令人发指!”


这手感情牌打得好,叶修也不好再逗他,赶紧应下来:


“好好好,这次算我输了,行了吧?”


“你算答应了?”


黄少天对他的突然松口感到不可置信,甚至觉得其中有诈。


“剑圣大大这千祈万求的,哥再不答应就太不给面子了。”


“别往自个儿脸上贴金了,谁求你了?谁千祈万求了?”


黄少天骂道,伸手作势要打他,却已忍不住笑了起来。


叶修抓住他的手紧扣着:“得,您没求我,是我自个儿自愿挺身而出牺牲色相行了吧?”


黄少天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



11.


过了一会,黄少天似乎始终有点不放心似的,开口问他:“……所以你刚才那什么片酬不是来真的吧?果然是开玩笑逗我来着,对吧?”


这下轮到叶修瞪大眼睛看着他:“原来你真想给啊?那我等着材料进库了啊,明天出份清单……”


“滚!”



12.


“……明白了,你其实想肉偿?”


“拉倒吧你,腊肠就有份!冰箱里过年剩了一堆自己啃去!大白天的尽说些不正直的话题。”



13.


于是不正直的话题被放到了晚上。


两人在大床上亲了个昏天黑地。


“所以你考虑清楚了?”


“清楚得不行,”黄少天连声答应着,主动爬上来就要扒裤子,“要就快点,别干躺着!”


“行,那现在就当收定金了,”叶修倒也不动,只看着他笑,“事成了等你尾款哦。”


黄少天也毫不顾忌自己已经快脱成了白斩鸡,伸脚蹬开裤腿,嘴上却已经驳过来了:“定金个屁!还尾款?你还好意思分两次收?哪有这么厚颜无耻的!”


“那你想怎样嘛?”


“我管你那么多杂七杂八的,现在一次付清,过时不候,爱要不要!”


“……我锁个门,等着。”


一次非常愉快的交易过程。



14.


第二天喻文州就把大家选定的剧本和原片片段发了过来,并代表蓝雨全体感谢了叶修对他们工作的配合。


“没事,应该的。”


刚打完这一行字,就听见黄少天一边嚼着面包玩着小号,一边絮絮叨叨——无非是感慨“当时怎么就同意搞什么惩罚机制呢”。


叶修想了想,重新点开了那个对话框。


君莫笑:要是你和王大眼儿有机会合作记得通知一声,一定到现场支持。[/大兵]

索克萨尔:……呵呵。

索克萨尔:先期待叶神和少天的示范。[/微笑][/微笑]


15.


叶修下好了文件就招呼对方来看。


黄少天退了游戏钻过来,心里一阵七上八下。


“我现在啥也不求不指望了,我就指望不是队长选的片子。”


叶修心领神会地点点头:喻文州选片风格的独特他已经从黄少天的叙述中领略过了。


两个脑袋凑在一起。


一看片名——



16.


《X〇警:第一战》


妙啊。


黄少天听到自己的心咕咚一声一个自由落体从喉咙掉回它应该在的地方。
忐忑已经没了,甚至还有几分兴奋。


是不是意味着自己有机会耍个帅了?


“哎哎哎,这个不错!这个相当可…”


细看一眼片段名称之后他这后半句话就烟消云散了。


大片?不存在的。人家只是想让你俩复刻一下老万和教授的下棋场景。


表面上看起来一本正经,可是细细一嗅还是能够闻到一丝CP的气息。


——真是用心良苦。



17.


“是不错。”叶修这时候把他的话头接起来了,“至少没让咱拍一部《断〇山2:此心不改》。”


“别高兴得太早!你看,这下面居然还有一行小字,写的什么东西啊?”


叶修一看,果不其然。


“注:不可完全照搬原片,应体现个人特色。” 



18.

“呵呵,有意思了。”


“有意思吗?太过分了吧这也!第一个把我坑下水就算了,哪来那么多要求?等哪天给我抓住机会了我就……”黄少天在那咬牙切齿。


叶修赶紧给这只咆哮的狮子顺毛:“别急啊少天。不就特色吗?看哥的。”



19.


“这个?特色?”


黄少天看着叶修买回来的道具陷入了混沌。


“不至于特色到连道具也要换成这样吧,感觉整体画风都不对了。”


“没国际象棋卖,凑合着吧。”


“说真的,老叶你不觉得用这个演怪怪的吗?”黄少天抓起那个扁圆的棋子把玩着,“有代入感吗?入戏零分好吧?”


“怎么,看不起咱国粹啊?”叶修伸手敲了敲他的脑袋,“要入戏待会下楼把头给剃了,以后好演续集,也给你们蓝雨和尚庙当个住持。”


“你大爷的,要剃你先剃,你见过谁家的和尚谁家的住像我这么有我这么帅这么招人喜欢的?”


“我家的呗。”叶修的表情温柔纯良得像三月春水。


“……………”



20.


黄少天决定还是不跟他说话了,找外援要紧。


“国际象棋?我找找看,你等一下。”


他听见电话另一头喻文州家柜子开开关关的声音。


片刻之后对方无奈地回复道:“好像没有。”


“那算…咦?不对,队长,我记得你以前有一盒挺好看的啊,就那个棋子上有植物花纹的。”


“那盒啊……我前几天寄北京去了。”


——又是王杰希。


妈的。


黄少天暗骂一句。


“……哦没事,那算了,我再问问别人好了。”


挂了电话的剑圣在心里将远在北京的王杰希吊起来就是一阵幻影无形剑。



tbc.



(注):我怎么会喜欢上这种人!

因为种种原因改了ID,原名孤馆灯青哈哈哈哈希望大家还认得我!

依旧最爱评论的天使。


灯青小粮仓


5.6修格式有感:虽然以前写得很ooc但是不得不说段子功力还是很强嘛,哈哈哈哈

评论 ( 8 )
热度 ( 175 )

© 骑鲸闲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