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鲸闲客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头像来自@Redinitial。
转载请联系。
停车场请Lof搜索@旅枕梦残
微博搜索@lonelighter
个人说明与食用列表见2017年7月倒数第二篇。
以后不定时更新。

【博晴】【车】西窗烛

想了想还是转吧。

青馆孤灯:

新司机开车上路啦!
一辆原著向牛车。
暴雨引发的惨案。
感觉再也无法直视“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这一句了哈哈哈


——以下正文——


黄梅时节的雨总是来得让人猝不及防。
这一日,源博雅像往常一样,在安倍晴明的府邸与之畅饮对谈直到深夜。
他向晴明道了别后便起身回家。不想,还未能行远几步,就被突然如注的暴雨拦住了去路。
他无可奈何地调头返回,好在那宅邸的大门还依旧敞开着。
彼时晴明已经换上了浴衣,像是刚沐浴完毕准备就寝的样子。
“博雅?”
他在室内就见着廊外的博雅了,却也不惊讶。
“雨太大了,只好折回来。不打扰你吧?”
“怎么会?”
晴明浅浅地笑着,向他招手。
“进来坐。”
房间里燃着几根蜡烛,然而并不算十分明亮,烛光随着大雨捎来的风一闪一闪的。
阴阳师的脸在忽明忽暗的环境下显得更加清秀,白皙的脖颈微微透着红,让博雅的眼睛忍不住多逗留了一阵。
“怎么了?”
晴明看着他呆愣愣的样子,又见他全身已被雨水淋得半湿,神情中带了些忧色,伸手便摸了摸他额头。
“可没有受凉吧?”
“哪有那么容易?”博雅笑道。
他现在才发现两人的距离有些过分近了,他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晴明嘴唇的轮廓。
神使鬼差地他便凑了上去。
两人距离重新拉开时,博雅自己却脸红了起来。
“抱歉,晴明,我实在……”
晴明伸出细长的手指抵在他的唇上。
“不要紧的,博雅。”
下一秒那嘴唇又贴了上来。
“只要你想。”
于是在此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评论上牛车——

评论

热度(141)

  1. 骑鲸闲客旅枕梦残 转载了此文字
    想了想还是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