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人,写紧嘢,学紧嘢。
惗住睇下大啲嘅世界。

柒弦琴,有心弹。

【叶黄】该配合你演出的我(B)

【Summary】

白云山虐狗大戏,摄影师或成最大输家

*祝贺叶黄谷粮仓达到三万篇!

*因为原定的七夕贺没肝完,所以把这篇提前更。



正文:蓝雨电影院

全文:(A) (B) (C) (D) (E)


 ————



【B】

“其实台下的观众就我一个。”  ——郑轩

 


21.

“国际象棋?没有啊。斗兽棋行不行?”


“只有飞行棋哎。”


“没有啊,麻将行吗?”


“没有耶,但是我有狼人杀,还有UNO!还有那个大富翁!很好玩的!少天前辈要不要试试?”


黄少天第一次不想指望自己的队友了。


叶修表示喜闻乐见。



22.


“算了,象棋就象棋!妈的,他们那都什么破玩意儿啊?关键的时候一个靠谱的都没有?”黄少天绝望地扔掉手机。


“好了现在道具我勉强接受接受。所以接下来老叶你要怎么整?”


“万事俱备……个人特色的话……”叶修在烟雾中深沉一笑,“咱拍个外景吧。”


“不是,我说你哪来万事俱备的自信啊,咱们现在除了一盒棋什么都没有吧?台词都不用顺的吗?”


“你都看几百遍了还记不得?”


“那外景又是什么操作啊?”


“信我,问题不大。”



23.


上山已经好一阵子了。


这会儿还在睁大眼睛寻人的郑轩,觉得这次是真•压力山大了。


摄影师什么的,造孽啊……


当初接了这个所谓摄影的活,本来是为了好好监督这俩主演免得他们搞出什么花样。


结果人不仅照样搞出花样,还搞了个他意想不到的大花样。



24.


所谓——


人在空调房中坐,祸从电话铃中来。


“郑轩同志,听说你是摄影师是吧?”


“是是是。两位这么快就准备好了?”


郑轩吃了一惊。


“可不是,咱俩什么效率啊。”


荣耀教科书一如既往地胸有成竹,甚至胸有成竹得有点欠了。


“所以现在是可以拍的意思了?”


“那必须。这会儿正在外景地呢。”


外景地??这什么鬼?


“你们在哪,我过来看看。”


郑轩顺口就答,结果话说出口之后就后悔了。


没搞清楚套路之前怎么可以……


“这地儿你们绝对熟。”对方呵呵一笑,“白云山,山顶公园。”


郑轩一口老血——心太脏了吧!



25.

“啧啧啧,还真是看不出来啊老叶,你这简直就是歹毒,太卑鄙无耻了吧让人家爬山上来,欺负我队友有什么意思,我先替郑轩强烈谴责你!”


黄少天嘴里五羊甜筒啃得咔嚓咔嚓响。虽然行动上已经为虎作伥了,但是言语上还是要做出一番批判的。


“哪儿能啊,咱刚不就坐缆车上来的?”叶修又点了根烟,摆弄着手下的棋子。


“去去去,你当我不知道啊。你就给人一山顶公园的坐标,覆盖面还是很广的,他什么时候能搜到我们这旮旯来?”


“那就看他眼力如何喽。”


叶修抬头又看一眼黄少天,伸手抹掉对方嘴边的雪糕印子。



26.


真不巧,郑轩确实就没有那么好的眼力。


我们伟大的摄影师同志在买奶茶犒劳自己的时候,还尽职尽责的左顾右盼找着人。


蓝雨的大家在内部群上对他的遭遇表示深切同情,并给予了他精神上的支持和鼓励,祝福他待会拍的时候能够多拍出几段黑历史。


郑轩看着那一排的[/蜡烛],感到今天的压力又大了几百牛顿。



27.


而这时候,两个狼狈为奸的正坐在白云晚望上凉亭最里边隐蔽的角落里。


“哎,这小子怎么还没到啊?不会背着我坐下边那饭店吃豆腐花去了吧?在这干坐有什么意思。”


黄少天等得有点急了。


叶修还是特别无所谓的样子,指了指对面的广场劲舞团:“无聊啊?你看对面阿姨跳那舞,多有意思。”


“没意思没意思,扭来扭去有啥好看的。”


黄少天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里闪过一道光芒:


“喂老叶,PK吧,咱俩来一把。”


“别闹。”叶修笑他,“大山里的,P什么K,想打野战啊?”


“……我说你思想能不能稍微纯净一点?我说的是这个!”


黄少天敲敲棋盘。



28.

“你还会这个?”叶修惊了。

“那肯定!广州人民的基本技能和素养好不好?我还想问你会不会呢,不会就直说啊,你天哥我十多年象棋老将从小玩到大,从不虐菜。”


叶修掸了掸烟灰:“你这是在向一个冠军挑战。”


“靠!说象棋呢,少拿你那四个冠军说事好吗?”


“我没说那四个。”


“少驴我呢了你!象棋你还能拿奖啊,别瞎吹了,待会被我完爆打脸别喊疼!”


“谁跟你瞎吹?说出来吓死你。”


说到这里叶修顿住了,有那么几分吊足胃口然后闪亮登场的意思。


黄少天催道:“快说快说!”


“啧,小学象棋速成班校际联赛冠军,厉害吧?”


“……………………………………………………………………………………………………………………………………”



29.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可去你的吧!”黄少天差点没笑得滚下山去,“亏你还好意思说出来。”


“呵呵,照样虐你。”


那头叶修已经摆完棋子了,一副要严阵以待的样子。


“笑够了啊,待会儿别哭着下山。”


“哭也是你哭!赶紧的吧,来决战白云之巅!让你看清楚谁才是被虐的那个。”



30.


于是等郑轩终于找到人的时候,差点没把嘴里的奶茶喷出来。


眼前是这样一幅他前所未见、意想不到的奇异景象。


在BGM和谐而悠扬的“天下相亲与相爱”的歌词吟唱之中,在一群阿姨大妈婀娜美妙的舞姿背后——


一个又一个年迈的身影徘徊在棋盘的左右,愣是围了个里三圈外三圈,用颇有风味的粤普点评着战局,有的甚至嚷嚷着下一盘自己要一展神威。
而棋盘两边的对阵双方,俨然就是那两个站在荣耀巅峰的男人。


一个苦苦思考着下一步,把头发抓得乱七八糟。另一个悠哉自在地看着他,手里拿着不知道哪来的报纸当扇子。


这俩一个含着棒棒糖一个叼着烟,倒也颇为合衬。



31.


搞咩啊?


这什么骚操作!


场景和剧本里不一样啊?


向一位大爷询问之后他算是明白了前因后果。


原来这两位大佬不知道抽了哪根筋,等他的时候居然用道具下起棋来——


第一局黄少天一不小心就给输了。然后异常不服地表示要拿出真实力再战一局。


有了第二局,就有第三局第四局第五局……


下个象棋,却是完美复刻了在荣耀里无限PK的情景。


其间有几个老人家看得技痒,表忍不住提出让自己来一把。结果这俩也没拒绝,你一局我一局,愣是把整个山顶公园的象棋手挑了个遍。


“唉,现在杰摸【这么】会下棋的后生仔不多咯。”


解释完之后那老大爷还甚是感慨地用粤式普通话赞了一句。



32.


郑轩觉得自己从未像现在这般设身处地地感受到冯主席的痛苦。


得亏这会儿年轻人不多,要不然到时候被认出来,第二天羊晚广日南都的头条可能就变成了——“咁都得?!白云山惊现叶神黄少,象棋横扫全场!”



33.


“哟,来啦?”叶修朝他招了招手。


“嗯。”郑轩无奈地扯扯嘴角,只觉得全脸的表情都僵硬了。


“你快点啊,”那头叶修催促着,“咱摄影师到了啊。”


“闭嘴吧你!这不在想吗,吵什么吵啊想快点结束就别讲话!”


“哦。”


黄少天又抬头歉意地看了他一眼:“不好意思啊郑轩你等一下,就这一局!我向你保证这一切都是老叶的错,我已经替你谴责他了!”


“……没事,黄少你继续……你慢慢来……”


郑轩看着山下的广州城迎风洒泪。



34.


好不容易结束了战局。


好不容易驱散了人群。


好不容易要开始拍了。


结果原来这俩人台词还没完全记住啊!


NG了无数次之后郑轩捂着心口表示:现在爬上摩星岭跳下去还来得及吗?



35.


“最后一次!最后一次!绝对1take过1take过啊!你信我!”


这个时候连处在夏天超长白昼状态的广州都开始显出疲态了,天边一片红霞倒是漂亮。


“我摄像机快没电了……”


你们爱咋咋地吧。


郑轩按下录像键之后已经呈现生无可恋的状态了。



36.


这次意外地一路下来都很顺。


我们叶磁王和黄教授,不仅感情到位,而且竟然一句台词也没背错。


就在这段快要结束,郑轩准备欣慰地喊cut的时候,两人却突然陷入了沉默,有点尴尬地一起向他递了个眼神。


我去,不会这个时候忘词了吧?


郑轩做口型:“随便做点什么。”



37.


两人的视线回去了,又沉默地对视了一阵子。

正当郑轩觉得气氛无比尴尬的时候,他听见叶修说话了。


“少天。”


“嗯?”突然被叫了一声的黄少天愣了一下,“干嘛?”


一个没有言语只有行动的回答。


——黄少天被堵得说不出话。


郑轩被惊得也说不出话。



38.


他们嘴唇相触的时候,西沉的太阳也正好吻住了青山。


叶修这个吻并不深,只在他齿上蹭过,勾了他的舌尖吮了一下。


然而黄少天还是觉得霞彩的余光炙得脸上发烫。


“你干什么啊!搞突然袭击算什么?这可是公众场合,你羞不羞?”


“随机应变嘛,郑轩说的。”


“……别甩锅!预警都不给一个,专抓人毫无防备的时候你简直就是无耻本人了你。”


“哥不是叫了你一声嘛?”


“……郑轩你没拍这段吧?拍了的话给我回去光速剪掉!”


郑轩心说摄影师已经瞎了,怕是无法担任后期剪辑一职了。



tbc


祝所有叶黄谷的天使七夕快乐!


灯青小粮仓

评论 ( 5 )
热度 ( 123 )

© 骑鲸闲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