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人,写紧嘢,学紧嘢。
惗住睇下大啲嘅世界。

柒弦琴,有心弹。

【叶黄】发现自己是个假人(上)

【Summary】

 @碧桃  的题目:当少天打破第四面墙发现自己是小说人物。

黄少天:我可能注定不能和暗恋的人在一起,因为我是个假人。

*私设:文州和少天同小区

*最后祝少天大宝贝十七岁生日快乐!


下篇点我


————


7:35 AM


脑内崩溃,心态炸了。


甚至恨不得开个粤式粗鄙之语十连击。


——这就是黄少天现在的心情。


他躺在床上,眼神空洞地看着惨白色的天花板。


本来呢,他今天晚上有个约会,约的是他的暗恋对象。


犹豫不决了几百天之后,终于鼓起勇气决定要表白了。


结果,就现在,就在他把时间地点都计划得完美无差的时候,就在离这场为了表白而生的约会不到十个小时的时候……


他才意识到,他似乎注定不可以和自己暗恋的人在一起了。


——因为他发现,或者说“被设定发现”,自己,是个假人。


“对对对!就是虚拟的那种,不存在的那种,活在小说里那种!人生是个剧本的那种!”


黄少天自己又在心里补了几句试图自嘲一下,结果感到更加憋屈了。



8:00 AM


迷迷糊糊又睡了一会,黄少天才把自己从绝望里拎起来。


结果刚从床上滚起来,迎面就撞上了日历。上头好死不死还在今天日期上画一个大红圈圈,更悲惨的是旁边还有两个极其引人注目的大字——“叶修”。


好家伙,这下他又被无情地踹了回去。


显而易见,叶修=大名鼎鼎的荣耀教科书=职业圈内外不羞第一人=黄少天的暗恋对象。


至于“为什么喜欢”这种问题,说来话长,现在看来也不是重点,黄少天决定不去思考也不给“可能的读者”答案。


当务之急是,怎么面对这个约会,以及它背后那个现在看来已经不可能成功的表白。


其实在今天早上之前黄少天觉得自己其实还挺有戏的。


自己和叶修认识这么些年,老朋友这种关系可以说是不在话下了。


如果要说“同富贵共患难”,他自认一包榨菜帮刷副本这种事迹已经足够感人肺腑了,而且叶修当时那句“这不是有你吗”还是听得他挺受用的。


如果要提“打是亲骂是爱”,按他这种全明星赛能对着叶修大喊“私人恩怨”要求单挑的水平,按他们俩这种从网游互喷互怼到职业赛场的程度,爱意早就蔓延世界了。


就算没有那种爱,好感总是有的……吧?


结果就在他好不容易用“说不定我们是个隐形双箭头”的理由说服了自己的内心之后,那样的认识又让他重新跌入忐忑的谷底。


怎样的傻瓜作者才会愿意设定他和叶修在一起啊?


如果他所处的这个文字世界是走正经剧情向,那么直接不可能了。


就算这个作者是写言情的,按照他(对苏沐橙和楚云秀看过的电视剧)的认知来看,没有人会选择这么奇怪的配置吧?


同性之间……毕竟还不是主流。


而且异地……发展感情不方便。


加上大多数时候的对手关系……


这部小说可以马上完结了。


综上所述,从理论上看,按照正常逻辑思考,他的表白行动可以在开始前就画上句号。

 


9:40 AM


思来想去,黄少天发现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一是暂避锋芒,找借口推掉晚上的约会。


但是这个方案很快就被他自己否决了。


一来,遇事怂就不符合他一贯的作风。


二来,他还是相当有自知之明的。说谎不是他擅长的事,有时候编出来的借口连自己都不信,更何况对面是叶修这种老狐狸?到时候要是被看穿了,反而弄巧成拙,更加尴尬。


所以他现在只剩下一条胡同可以走了:正面硬杠。


约会照去,晚饭照吃,但是把表白那个环节直接剪掉——


当成一顿单纯给老朋友接风洗尘的晚饭,也不是不行嘛!


黄少天想了想,打开了当时和叶修约饭的聊天记录,从头到尾翻了五六次,认认真真检查了一下。


嗯,自己当时应该没有暴露出一丝一毫“想要表白”的倾向和苗头(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就这么决定了。


黄少天略微松了一口气。


只要在叶修面前表现得一切如常,应该就万无一失了。



11:00 AM


黄少天发了一个多小时的呆之后终于把自己的心情平复了下来。


刚打开电脑没多久,QQ里有个特别关心的头像闪了闪,下一秒钟对话窗口就抖动着弹了出来。


【君莫笑】:这个点才上线?不像你风格啊。[/大兵]


顿时黄少天心跳就从卡农一路加速成了极乐净土,三倍速那种。


完蛋,一上线就被逮着问了。


他以前怎么没觉着叶修那么事儿呢?连他几点上线都要特地留意一下?


黄少天赶紧敲了几个字。


 【夜雨声烦】:我早上线了好不好?一直隐身呢。


对面光速回复。


【君莫笑】:别逗。

【君莫笑】:你不是给我设了隐身可见吗?你上没上线我还不知道?


黄少天扫了叶修头像左下角的那个小眼睛。


……这就更加尴尬了。


他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对话框就又跳出来一条信息。


 【君莫笑】:年轻人,哥可提醒你了,要注意夜间生活的健康性,尤其不要夜不归宿。


黄少天暗骂了一句,飙起手速就回复。


 【夜雨声烦】:夜生活最不健康的不是你吗?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啊?还有我像是夜不归宿的人吗?

【君莫笑】: 

【君莫笑】:没有夜不归宿,那你把你脑子落哪了?连自己啥时候上线都算不准?[/抠鼻]


想起刚才那个因为“隐身可见”而失去所有可信度的谎言,黄少天恨不得钻到电脑桌下面。


【夜雨声烦】:我去你不要太嚣张啊!我精神状态好得很,只不过早上碰到一点比较麻烦的事情而已[/再见]

【君莫笑】:那走个竞技场,劳剑圣大大赐教一二?


黄少天一口白开水卡在喉咙。


平时让他和自己PK一把,艰难得好像要拉他去卖肾一样。


今天居然主动走竞技场?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吧?


然而一想到距离“最后的晚餐”只有不到八个小时了,黄少天就瞬间没有了把握这个大好机会的心情。


他在键盘上敲出了一大段歉意的拒绝,但在按下发送键的时候却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把这一大段给删除了。


【夜雨声烦】:行啊,房间号速度发一个!


这条内容发出去的瞬间黄少天庆幸自己的脑子终于清醒了一下。


正面硬杠的关键在于“让叶修认为一切如常”,而一旦他拒绝了PK请求,就会显得相当的反常。


“卧槽!”黄少天劫后余生一般拍了拍胸口,“太机智了我真是!“


他不禁为自己的智商鼓起了掌。


开了小号流木进竞技场之后,他的精神又紧绷起来,力图在PK里也表现得一切正常。


不过几把之后,黄少天还是察觉到自己的状态和平时比差了那么一点点,但是这个“一点点”已经是可以控制的最小值了,不熟悉他的人甚至可能根本不会发现。


而他并没有想到的是,叶修不仅察觉到了这和平时不同的“一星半点”,而且并不打算就此放过。



12:10 PM


结束PK之后黄少天目送着君莫笑出了竞技场,愉快地搓了搓手。


接下来事情就好办了,就像平时一样保持在线就好。


搞定一切之后他关掉了游戏窗口,开始继续思考晚饭的事。


去哪吃?吃什么?吃完干嘛?……


他不知不觉给自己提了一堆问题,甚至连“穿什么吃”都考虑到了,然后一边翻各种网页一边自言自语地回答,货比三四五六七八家之后……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行为非常诡异:


“我靠等一下,我不是不表白了吗?这么认真是要干嘛啊!普通晚饭还纠结什么,哪里吃不是吃?这样挑来挑去看起来就很奇怪啊!”


黄少天冲去厕所洗了把脸,抬头看着下巴上水珠滴落,感觉脑子里还是一片混沌。


唉,搞到自己就黎黐晒线(注1)。

 


12:30 PM


脸还没擦干手机就响了。


还是那个搞到他“就黎黐线”的人来的电话。


一接起来对面就“咦”了一下。


“病号儿没在床上躺着吗,这么快接电话?”


“呸呸呸呸呸!我去你的!什么病号啊?我一没病痛二没伤残而且身心健康,没事躺床上干嘛?”


“哎哟,不对啊,”叶修懵了一下,“你不是不舒服吗?”


黄少天自己也懵了:“谁跟你讲我不舒服了?”


“这倒是没人跟我讲,我自己猜的。”


“吹啥呢,这怎么猜?连生病都能猜得到,你这是砸人医生饭碗呢?”


“啧,说得好像很难一样。”


“那你倒是说说你怎么猜的?”


“上线时间,PK状态,以及挂竞技场假装在线的行为。简单吧?”叶修说。


“……………………………”


所以最后他想到的万无一失的对策就这么给破了?


黄少天考虑到可能未来这一段会有读者看,决定还是做个素质公民不要骂娘。


这哪是医生啊!挂个招牌都能上岗当侦探了好吗!还是专门抓小三查外遇那种。


想到这里黄少天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他觉得晚上已经难以在叶修的眼皮底下蒙混过关了。


“死抠细节有意思吗你?”


“细节决定成败嘛。”他听见电话那头的叶修点了根烟,“……少天,真没事儿?”


“好着呢好着呢!”


“呵呵,也是,哪有病人像你那么多话。”


“滚滚滚!有也轮不到你治,你管得着吗?跟你聊个电话没病也给气病了好吧?”


“不想跟哥聊?那我挂了啊。”


“要挂就挂废什么话,谁稀罕似的。”


“行行行,听您的。”


叶修一边笑一边连声应着。


“不过挂之前我可说个事儿啊。”


“别废话,有话就说。”


“为了你,我航班提前了两个小时,有没有很感动啊?”


黄少天心里忽地一跳。


“你什么意思啊?什么叫为了我提前两个小时?”


“唉,这之前不是觉着你病了吗?”


“……我这两件事有关联吗?”


“有啊。”叶修低低地笑了一声,“这不是关心你吗?”


室内的温度似乎骤然拔高。


“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啊?能不能不要小看我的生活技能啊?我好歹活了二十多年,就算真病得五颜六色也不至于让自己休克在家里好吗?”


叶修说:“我哪儿知道啊。万一你病着从床上滚下来给摔傻了,到时候蓝雨以为是你和我PK输了想不开,跑来兴师问罪,我可赔不起。”


“你别胡说八道啊!咱们蓝雨像是到处乱泼脏水的吗?再说了,像你这样的,别说脏水了,墨水都没怕过。”


“这倒也是。”叶修对这个公认的事实给予了肯定,“那既然少天大大身体无碍,今晚可还赏小人一顿饭吃?”


黄少天吞了口唾沫,事到如今是千真万确推脱不得了。


“赏赏赏!这顿饭我还真请定了!”


“成,那约好了啊,敢赖账就等着哥半夜爬你家窗户。”


“嘁,我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一顿晚饭钱还给不起?还有啊我家住二十楼,你当打荣耀爬塔呢?”


“原理不都一样?”叶修笑道,“爬塔是引怪,爬窗是引你。”


这种前所未有的操作让黄少天瞬间闭了嘴,一时竟然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回击,并在随后进入了僵直状态。


叶修对自己打出的连击效果非常满意,及时地收了招。


“好了,我快到机场了啊,你最好趁现在想想晚上给我的赔偿方案。”


“……什么鬼啊?”


“时间就是金钱,你欠我两个小时,数额还不小呢。”


“不是吧?这你还有脸要赔偿?!你最近真是越来越卑鄙无耻没下限了啊我靠!”


“瞧你说的,也没有吧?最多和以前持平。”


“……”


“别迟到啊,迟到加点利息。”


黄少天气得噼里啪啦就骂回去——具体说了什么他自己也记不太清楚了——倒是叶修纵着他蹦了好几个脏字,一路沉默着领受他的轰炸。


直到他自己停下来。


“哟,暂停了?词汇表用完了?”


“没呢没呢没呢没完呢!我先喝口水!”


“您给飞机点面子,存个档成吗?”


黄少天这才想起来刚叶修说快到机场的事。


“……行吧!姑且先放你一马!晚上再和你慢慢算账。”


“那到时候多说两句?这么久没见还真有那么点儿想念被你烦着的感觉。”


黄少天一愣,马上动用了脑袋里包括说话零件在内的所有部分来解析这个句子的成分。


“晚上见,少天。”


直到耳边“嘟——嘟——”的电流声响起。



1:00 PM


黄少天十分后悔自己刚才接了那一通电话。


因为这让他重新陷入了混乱之中。


认识这么些年,他和叶修究竟走到了哪一步?


或者说,在写下这部小说的作者看来,到了哪一步?


如果他还没有发现自己活在别人的文字世界里,按照他心里所想的走下去……


今天晚上之后,他们又会到哪一步?


本来今天早上之后,他已经下定决心打定主意,将那些早已蔓延成森的“非分之想”遮蔽起来,憋死在肚子里,就等着岁月将它们蚕食殆尽。


但是现在他觉得不可能了。


那种早已生根发芽的感觉,无需他自己刻意去维持些什么,便在过去的时间里成长为茂密的森林。


甚至只需要叶修的一通电话,那些盈着爱意的枝条就忍不住攀附而上,渴望着、寻求着与对方之间比现状更加亲密的关系。


在最后关头才让它们原路返回……


太迟了。


叶修的QQ还挂着,但是挂了一个离开的状态。


“老叶你说……”黄少天用鼠标戳了戳对方的头像,“你是上辈子积了大福,还是穿越去贿赂作者了?嗯?”


“……靠,说就说!大不了拼了!”


黄少天打开冰箱开了听菠萝啤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大口。


然后打开一个空白文档啪嗒啪嗒打了几个大字,特嚣张地调到初号,加粗——


1:30 PM


既然决定了,那就要全力以赴。


怎么说也得给叶修一个终生难忘的晚上!


就算……


不,没有就算。


黄少天把那听菠萝啤喝得见底之后,就开始缜密地部署他的表白计划。


“首先不能太套路,一定要有点惊喜!要有点意想不到的成分!但是呢,也不能太多,要让人觉得,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从而达到令人潸然泪下的效果!”


黄少天在那堆初号加粗大字下面用略小一号的字体写下了他伟大的战术目标。


——也许是因为太伟大了,从打完字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他现在都还没确定好。


整个文档里七七八八地粘一堆不知道从知乎还是百度知道里复制过来的文字。


这个时候需要一个高人来指点迷津。


黄少天打开QQ列表,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翻出一个人来,刚准备问却发现对方早些时候给他发了一条消息。


【索克萨尔】:少天你还好吗?听叶神说你今天不舒服?


……老叶你怎么这么多事啊。


黄少天无奈地叹了口气回复。


【夜雨声烦】:队长你别听他胡说,我好着呢。

【夜雨声烦】:还在吗还在吗??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

【夜雨声烦发送了一个窗口抖动】

【夜雨声烦】:???

【索克萨尔】:哦,没事就好。

【索克萨尔】:怎么了?这么急?

【夜雨声烦】:就是…我想问问啊

【夜雨声烦】:如何向一个人表白?

【索克萨尔】:……[/疑问]

【索克萨尔】:说吧,对方是谁?

   

卧槽,暴露了?


黄少天缓了口气,强装镇定地解释。


【夜雨声烦】:队长,你不要想那么多,我就随便问问,也不紧急,和任何我们认识的人都没关系。

【夜雨声烦】:我待会给你发个文件你看看啊!

【索克萨尔】:哦,这样。[/微笑][/微笑]

【夜雨声烦】:是,就这样

【索克萨尔】:你发吧,我看看

【夜雨声烦】发送了文件【在看的是.docx】

【索克萨尔】已接收文件【在看的是.docx】

【夜雨声烦】:等等等等!!!!!等一下!!发错了!!

【索克萨尔】:开头第一段话......

【索克萨尔】:……不好意思啊,你发的时候我已经打开了。


文盲都看得出来这句话什么意思。


这下是跳进珠江麓湖也洗不清了。


【夜雨声烦】:算了算了算了算了…你知道就知道,反正早知道晚知道,迟早都是要知道……

【索克萨尔】:少天,没关系啊

【索克萨尔】:知道这个对象是谁的好处是可以可以给你减去很多麻烦,当然也有个坏消息

【夜雨声烦】:…比如说????

【索克萨尔】:你花了那么久弄的文档并没有什么用

【夜雨声烦】:…………………………………………………

【索克萨尔】:比如“追人关键是厚脸皮”这种,你觉得在他面前有用吗?

【夜雨声烦】:有道理!还别说,和他比厚脸皮我还真没有什么信心……厚成防弹玻璃也比不过他日新月异的下限好吧!

【夜雨声烦】:所以这些路都没法走了?……所以我想了半个小时,现在还是什么都没有?连个战术都没有怎么作战啊?求高见!

【索克萨尔】:最好的套路永远是老套路,知道吗?

【夜雨声烦】:??????

【索克萨尔】:所谓老套路,就是你熟悉的套路。

【夜雨声烦】:你的意思不会是让我像刷屏“喜欢你”吧?感觉略羞耻??

【索克萨尔】:所谓你熟悉的套路,就是抓好时机,一击必杀。

【索克萨尔】:……………[/微笑]你这样想我也没办法。



2:00 PM


黄少天又回到了最初盯天花板的状态。


表白这种事,真要说起来确实也不复杂。


不论表达得多么百转千回,哪怕说出口是千言万语——


归根到底也就是那三个最容易也最难以启齿的字。


在“千言万语”不可行的情况下,直接一步到位就是最唯一也是最有效方法。


他又不是个傻子,当然明白这个道理。


而现在前者显然是不适用于他的表白对象的——你千言万语他就见招拆招,你千回百转他就干脆假装不知撞墙到底——


既然是这样……


黄少天喃喃地读出了那三个音节。


一开始,蹦完最后一个字之后还觉得有些尴尬,多重复了几遍,莫名地却多出一点忍不住的愉快。


第十四次说完那三个字,竟是他自己曾经也想象不出来的语气。


就是那种……怎么说来着?


“像放在一大罐蜜糖里搅了搅再被黏糊糊地掏出来”的语气。


“太恶心了,这实在是太恶心了……”


自我黄少天赶紧一摸脸——


好家伙,烫的。


黄少天拽开被子一看空调遥控器——23℃。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和刺客的舍命一击有什么区别吗?

 


3:00 PM


被手机振动叫醒之后,黄少天才意识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屏幕上显示的是最新短信,不看联系人名都知道是谁。


“又不在线,这么爱睡觉啊?我下机了,几点见?”


按照之前的计划来吧。


黄少天按下了发送键。 

“睡个觉怎么了?睡午觉是生活作息健康人群的基本素养,就六点吧,老规矩,我家楼下见,你记得地方吧?”


没多久就收到一条回复。


“放心,记清楚地图也是一名职业选手的基本素养。顺便提醒一下,你还有两小时考虑,别怂了放我鸽子啊。”


一如既往地给人一种想穿过屏幕去打他的冲动。


黄少天感觉叶修的短信电磁波严重影响了他的情绪,恶性的那种。


“又提这个茬!说好了一定给你点福利你别说得好像我多容易言而无信,多容易放你鸽子一样!我跟你可是掏心的交情,你就这么不信我?”


不过气归气,黄少天还是颇有“尽地主之谊”的意识,拿了钥匙钱包就准备出门买土特产去了。


锁好门再拿手机出来一看,对面已经又发过来一条简短的回复。


信,都把你的心收着了,怎么不信?”


黄少天感觉叶修的短信电磁波又一次严重影响了他的情绪,特别良性的那种。



4:15PM


扫荡了一大圈才回家的黄少天在停车的时候碰到了刚好也出门回来的喻文州。


蓝雨队长扫了一眼他一个后尾箱的大包小包,露出了一个心领神会的表情:“买礼物呢?”


“呃……”黄少天尴尬地笑了笑,“队长你不要误会,这一堆也就是点见面礼,有朋自远方来总要尽尽地主之谊的啊。”


“哦,意思是应该还有不算在‘地主之谊’范围内的另外一堆?”


黄少天无言以对,甚至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


喻文州顺便给主动搭了一把手,搬运的效率一下高了不少。从停车场走到家门,两人竟一路无话。


喻文州似乎以为他因为晚上的事有点过度紧张,安顿好所有东西之后伸手就拍了拍他的肩膀。


“少天,你别太紧张,我觉得你们今晚应该能成。”


“我有什么好紧张……”黄少天从沙发上惊坐起,“等等,什么意思?怎么…怎么就能成了?”


“翻翻你们俩聊天记录。”喻文州微笑着指了指电脑,“还真当别人看不出来?”


黄少天稍微回忆了一下,当机立断地回答道:“聊天记录怎么了?难道我平时和你们不是这么聊天的吗?”


“我还记得有天你们俩在群里聊天,孙翔居然私信问我你们是不是在谈恋爱,你说呢?”


“他那小子成天没事干胡说八道妖言惑众你怎么也信啊!队长你可万万不能听信一家之言啊!”


“王队也这么觉得,不是一家。”


“……当我没说。”


“我有个想法,想不想听听?”


“嗯嗯嗯你说吧!”黄少天趁机喝了一大口可乐,顺便也给喻文州递了一罐。


“我觉得叶神只是在等着你先开口。”


“什么?!什么意思?!”


黄少天艰难地咽下了可乐。


“字面意思。他已经知道了,但是就想听你说……”


“可以了可以了可以了打住!”黄少天心里默默把“说”字后面的内容自动补充完整之后觉得又陷入了和之前一样的伪发烧状态。


“嗯,你大概明白就行了,我不说破也可以的。”


“…………………………………………………………”

 


4:45 PM


果然啊。果然很明显啊。


这是黄少天翻完聊天记录之后的唯一感想。


接着他从聊天记录又翻到了电脑相册,又从电脑相册翻到了手机相册。


其实他和叶修同时出现的照片并不多,甚至连排在一起的宣传照都没几张。而那些比宣传照还要少上几倍的、无意间被人捕捉到的时刻,却张张都像是确凿的证据。


他突然明白了自己粉丝里那种所谓的“CP滤镜”是什么原理了。


黄少天本来就不是个喜欢把情感藏着掖着的人,不过恐怕连他本人也是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曾经有过这样赤裸裸的眼神,甚至像是在毫不掩饰地表露自己的心迹。有那么几张图片里。他的视线里就像有什么灼热而明亮的东西在流泻而出,蕴含着难以言喻的情感。


这样的光明正大,恐怕连瞎子都能感受到,何况是叶修呢?


这家伙是个心脏惯的,至少不能排除“心知肚明却故作迟钝”这个可能性。


如果他早就知道.....


脑海里几乎被遗忘的某根刺似乎突然被触到了。


那又能怎么办呢?


除了凉拌,不能怎么办。


多老的梗,但是他头一次觉得这个冷笑话还是有点扎心的。


叶修知道和不知道,本质上结果其实没有任何区别——这就是他作为一个小说人物需要面对的“现实”。


故事早就有了剧本,每走一步都身不由己,反正早已有人定好了那个预设的结局。


书中人的命运不就是这样嘛!


黄少天并不知道这个夜晚对他所在的那篇文字意味着什么。一个连作者自己都不知晓的小番外?一个作者脑抽风的恶作剧?还是一个被作者强行解释澄清的“开得太大的玩笑”?


然后一夜之后故事回到主线的原点,就像小朋友熟知的童话故事——十二点之后全部归零,留下一只水晶鞋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闪闪发光?


说不定第二天早上一起来,“知道自己是书里的人物”这个bug就被修复了。黄少天还是原来那个黄少天,叶修还是那个叶修,损友还是那种损友,他们的生活仍然像作者设定好的那样按部就班地走到各自寿命的尽头。


一切如初。


————————TBC

喜欢小红心小蓝手,更喜欢评论(尤其是带剧情讨论的)【一年后的我:写那么辣鸡要什么评论,摔!

感谢 @晏尔  @山黛 日常催更。

注1:就黎黐晒线=就要疯掉啦


灯青小粮仓

评论 ( 7 )
热度 ( 179 )
  1. 别熬夜会猝死骑鲸闲客 转载了此文字
    题材很别致!喜欢!

© 骑鲸闲客 | Powered by LOFTER